万维读者网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中国抗战军人为什么吃不饱?
www.creaders.net | 2019-06-07 12:44:36  凤凰周刊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摘要:若放手让士兵吃饱,财政将应声崩溃。

20190604232024_46899.jpg

昆明,1943年9月,通信兵第2团选派327名学兵到驻滇干训团接受美械训练。美军拒收,向教育长黄杰提出备忘录,指责学兵“皆瘦骨嶙峋,无法接受教育”。黄杰惭愧难当,于朝会中朗诵备忘录,要求部属:“务必激发天良,善待士兵。”

瘦骨嶙峋的主因是吃不饱。一个月前,蒋介石也为官兵吃饭问题大发脾气。1943年8月的黄山军事会议,将星云集,蒋介石带着一个士兵上台,要他大胆抖出吃不饱的黑幕。这位炮45团小兵当着满堂高级将领说出士兵的愤恨。《陆军平时给与条例》规定士兵每日主食定量是大米25市两,但他一天只吃到20两。

战时副食费赶不上物价,士兵吃不起菜,基本只吃饭。1943年8月重庆市场最便宜的空心菜1斤十余元,士兵副食费一个月45元,买不到5斤空心菜。陪都重庆卫戍部队一般以盐水米汤下饭,偶尔见到青菜,“每人只得汤一饭瓢,青菜两三片”。所以老兵总以打冲锋的精神拼命吃饭,5两米饭是势在必争的。

“第一碗一定是满的,那时还有时间夹点菜。第二碗是半碗,因为半碗吃得快……到第三碗就堆得像小山丘了。”老兵作家张拓芜细说战时“一碗高,二碗半,三碗连鼻子都看不见”的“三碗饭”吃法。盛第2碗饭时,锅里米饭所剩不多,动作慢就吃不到第3碗。因此第2碗只盛一半,火速扒完,抢到的第3碗则盛至最满,“倒出来松一松,那就够教书的先生吃上一天”。

现代都市男女1碗饭2两米嫌撑,但士兵体力消耗大,若没有肉食,3碗饭只能吃到半饥不饱,久而久之就瘦骨嶙峋了。但这半饥不饱是必要之恶,若放手让士兵吃饱,财政将应声崩溃。

然而,饱汉不知饿汉饥的美国盟友总是愤怒指责中国政府虐待自己的士兵。1945年华南大反攻,蒋介石把心一横,听从美军建议,推动“新给与”改善伙食,让士兵顿顿有肉,天方夜谭般的伙食开支果然造成惊涛骇浪般的物价飙升,种下法币毁灭的远因。

伙食费管吃不管够

中国军人原本连三碗饭都吃不上。因为自袁世凯小站练兵起,军界30余年采用“粮饷合一”。

袁世凯练兵之初,军饷称为“工食银”,工资与伙食费都在同一笔饷银里。例如阶级最低的“副兵”,月饷白银4两2钱,每月按例扣“死米价”9钱银子,用于买米面等主食。剩下的3两3钱虽是工资,但还得再扣菜钱与柴炭燃料费,因此月饷得压一个月,1月份饷压到2月初关饷,全连1月份菜钱燃料费平均分摊,剩下的银子才是实拿到手薪饷。

北洋军宁可多领银子,故伙食普遍粗劣。清末镇守京畿的第6镇,老兵王冠军回忆天子脚下御林军的伙食时辛酸满腹:“主食不是霉烂的大米,便是混有石头沙子的小米,副食则经常是蔬菜,只有过年过节才有肉吃。”民初北洋财政困难,欠饷习以为常,伙食每况愈下。直军有一首地下军歌:“约一约,约斤馒头。早晚两顿粥,小米儿菜,老盐菜,管吃不管够。一二三四。”

只有奉军的伙食得天独厚。关内便宜食粮是吃不饱的绿豆小米,关外却盛产黄豆。东北军用廉价大豆熬高粱粥,营养充足且味道好,士兵身强体壮。“大豆产自东北……大豆高粱粥,实在够味。我接连吃了十次八次之后,几乎上了瘾。”曾任台湾“立法院院长”的刘健群回想起东北军伙食时就垂涎欲滴,“不亲自吃过的人,不会了解的。”

欲解决伙食问题,必须增加伙食费。保定军校伙食费固定为大洋4.5元,办出最奢华的伙食,“早餐稀饭,每人馒头两个,以黄豆、胡豆豌豆或咸萝卜一碟佐餐,稀饭随便吃。”保定一期生刘莘园回忆道。午晚两餐米饭馒头管够,“每桌四菜一汤,还经常有点猪肉”。

黄埔建军新气象,成军之初大手笔加薪,二等兵月饷提高到大洋10元,相当于白银6两。月饷里规定6块大洋为固定伙食费,伙食之好堪比餐馆。“早晨吃大米稀饭、小馒头(每人两个)和小菜。油炸花生米、白糖、萝卜干、油炸豆腐等或罐头四色菜。”黄埔三期生黄伟斌回忆,“中饭、晚饭都是吃大米饭,也有些大馒头,随便你吃。每餐都有四大盘菜、一大碗汤。有青菜、鱼、猪、牛肉。”

上海一顿平价客饭大洋2角,一个月6块大洋住上海,每天能下两次馆子。黄埔伙食费实在花不完,学生不但吃得好,月底还能分两三个银毫“伙尾”零用。然而,纵有6块大洋的豪华伙食费,在战场上依然办不好伙食。

1928年9月,《军事杂志》刊载驻军鲁南独山卫的第1军第1师第3团《给养状况调查表》。士兵每月伙食费大洋5元2角7分5厘,每日却只能开两餐,供应米20两、菜8两与柴薪2斤8两。米是“非三等米即四等米,故色黄而质粗,但无气味”,菜“多食白菜萝卜及豆腐粉条之类”。

6块大洋于军校能开出顿顿有肉的四菜一汤,主因是后方机关到固定市场买菜,省城四周的粮商菜贩源源而来抢生意,供应无缺。但第3团是野战部队,伙食“就地购办”,买卖按照“前方市价”。两千多人的步兵团骤然挤进人口仅数千的小城,粮食劈柴供不应求,价格自然而然飙升。上海熟米一担5元,独山卫三、四等劣质米涨到一担8.8元。每月买米即需3元3角(每月37斤8两),柴火1元2角(每月75斤),菜钱被挤压到6角7分5厘(每月15斤)。

因此,打仗吃不饱的主因不是伙食费不够,而是战地供需失衡。

北洋以来,军队一向以增发战费的笨方法保障作战伙食。北洋军作战发“双饷”,中央军发“战时米津”,但增发经费治标不治本。要避开现地购粮造成粮价大涨的无解循环,根本之道只有部队自备粮食。1935年,军政部推出《陆军平时给与条例》,开创“粮饷划分”新观念,迈出改革第一步。

“粮饷划分”:主食保证三碗饭

“粮饷划分”的主要变革,是伙食费不再由军饷扣钱。二等兵国难薪法币7.5元,就实拿7.5元。大米面粉之“主食”由后方兵站主动运补,每人每日发给大米25市两或面粉26市两,是为“主食补给现品制”。买菜烧柴等费用则拨发“副食费”,一般通用的丙种副食费,每月0.5元。

军队作战自己带米,不再现地大量采购,就能避开战地供给不足的难题。但米面重量可观,运输压力沉重。兵站总监部必需在战地周围开设大量粮秣堆积所,再拉开漫长兵站线深入战地,以美称为“铁肩队”的民夫将米面一站一站背到前线。为了便利人力运输,抗战时米面计算不再论斤计两,而改以“大包”计算。军米每“大包”80斤,1个民夫背1包。打起大会战,纵横数百里的辽阔战场,来回运米的运夫队比作战部队多。若战局不利,大军转进,仓库只好一把火烧掉辛苦屯积的粮食以免资敌。对后勤部而言,“主食补给现品制”是做不完的噩梦,因此拖着不办,一拖五年。

“主食补给现品制”受阻,部队能否吃饱三碗饭只能碰运气。1940年9月,中央军校七分校在浙江金华招募数百学生,步行万里到西安受训,主副食伙食费一天法币4角。参加这次史诗行军的徐枕回忆道,同样4角钱,在鱼米之乡的金华,“每日两餐,四菜一汤”。进入江西山区,“4角钱一天的主副食,已愈来愈差了……虽然看不到鱼肉,不过蔬菜辣椒,尚勉可果腹”。到贵州,“碰到米价便宜的地方,还可以勉强吃顿饭。不能说吃饱,遇到大米缺乏城镇……吃稀饭的时候能舀到一缸就满足了”。走到物价高涨的重庆,4角已办不出伙,加倍发8角钱,“勉能果腹,副食大多是白菜、红萝卜及榨菜”。

大后方至少能吃上稀饭。同时期在鲁南山区招募的学生,4角钱只能吃树叶:“我们曾吃过地瓜、地瓜干、煮黄豆、高粱、柳树叶子……后来还吃过一种叫做槐树叶子的东西,臭臭的味道,实在难以下咽。”

拖到1940年,高层终于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实现“粮饷划分”,直接运送大米面粉给部队。士兵能否吃饱,取决于兵站主管的本领。由第26兵站分监部负责的鄂西战场是运粮经典,固守长江三峡的7万大军每天需米两千多大包,兵站充分发挥民力,展开细密的军粮联运线,不分晴雨,每天都有两千余民夫在山道上背米包。战况紧张时,地方士绅与公务员全抓来背米,无缝运粮。

碰上能力差的兵站分监,运米能拖垮部队。镇守陪都的重庆卫戍总司令部,兵站办得很糟,卫戍部队得自行到储运处仓库领米。粮米太重,部队只好放下训练,全连出动,一次往返耗时4天,还得花一两天看官僚脸色。一个月光是领粮、盐、豆、煤,就要占去10天,训练废弛。最难堪的是,兵站不提供麻袋,运粮部队只好“向民间借用箩筐,甚或利用军毯军裤盛装”。

米价上升更是大问题。军政部无法供应十足大米,只好耍小手段,将《陆军平时给与条例》规定的“大米”改为未磨的“碛米”。蒋介石过问的炮45团吃饭不足重案,由军需署粮秣司司长吴嵩庆亲自调查,发现问题主要在碾米造成的碾耗。碾磨一次成带糠带壳原米,碾耗7%,磨两次成白米,碾耗14%。再加上运输损耗1%、淘米损耗2%,即使25两碛米只磨一次,也只能入口22两。要让士兵吃足25两,只有直接发给碾好的大米。只是改回大米导致经费惊人,委员长的冲天之怒也只能不了了之。

北方惯用面食,军政部把面粉改为原麦,磨麦同样大有讲究。胡宗南养兵30万,“粮饷划分”之前,部队有段时间一天三碗小米粥,饿到无法构筑工事。主食补给现品之后,军粮总局拨来原麦,一般百斤磨出75斤面粉,胡宗南部却是连麦子的麸皮一起磨,百斤磨出90斤粗面,蒸成13两重的长馒头,俗称“杠子馍”,每餐1个,撑住官兵体力。

“粮饷划分”使部队能吃上三碗饭与杠子馍,保住基本体力,副食却是无解难题。

副食追求小豆腐

抗战军兴后虽未立即实行“粮饷划分”,却普遍于军饷外加给副食费。丙种副食费1个月5角钱,只能办出白菜豆腐。一般将领得过且过,但也有不少企图心旺盛的名将设法突破现状。北方军人中最善长带兵的第40军军长李振清,毅然扣饷补充伙食,“每位官兵的伙食费完全吃掉以外,另外还有从薪饷中扣除三分之一充作菜金,使官兵每餐都有肉类、鸭蛋、豆腐佐餐”。

李振清的买菜高招不能长久。军政部担心按照物价涨幅提高副食费,将刺激出不可收拾的恶性通货膨胀,因此副食费永远赶不上物价。1938年底,七分校的学生副食费每日法币5分,一天两餐能吃上“肉粉条、豆腐、白菜、金针木耳”做成的大盆菜。1944年副食费每月190元,只能吃上豆瓣酱熬豆芽菜。但到了重庆等高物价地区,豆芽菜都吃不上。军统局情报参谋班一日三餐,配菜只是榨菜叶,当地人以榨菜叶为猪料,参谋班盛传一老妇之问:参谋班哪来这么多猪?

解决副食,只能另辟蹊径。军政部要求地方政府按照“平价”供应副食。“平价”一般是市价的一半,菜商不乐意,只好强迫推行。大城市成立“补给委员会”,战地各县成立“军民合作站”,由县长带士绅想办法实现“平价”。

“平价”副食该吃什么,也有讲究。东北军经验说明最适合部队的菜肴是富有蛋白质与油脂的黄豆,于是军需署规定特重黄豆的“副食定量”,每人每月需吃足黄豆2斤、菜油1斤、蔬菜20斤。蔬菜可以牺牲,所以发给代金,买不买得起听天由命,但黄豆、菜油与一日4钱的食盐,则规定各地补给委员会筹足实物,即便没有黄豆,也得交蚕豆与豌豆。蚕豆常用来喂马,情报参谋班的配菜除了猪食榨菜叶,又加了一道马料炒蚕豆。

如鄂北等穷困山区,缴交豆类品种杂乱,但部队至少能吃上高蛋白质的“小豆腐”。“菜肴多以豆类磨碎煮成一大锅,俗称小豆腐,其他菜蔬则有苋菜、野菜、地瓜叶等,以水煮菜,在锅面撒几滴菜油,这片晶莹可爱的浮油,就是惟一可滋润肠胃的油水。”

高层对副食的努力,到“小豆腐”为止,此外,最多在重点战场增加副食费。滇西反攻打得好,原因之一是蒋介石亲谕滇西部队副食费增发100元,另加豆4斤、肉1斤。

一般部队只能靠部队长的创意。第5军军长邱清泉是改善副食的大师,他要求部队种菜种瓜,养猪养羊。大老粗自己种菜养猪不容易,但邱清泉用心督责,各连互相比赛,成功喂饱士兵。第5军输送团连长张建昌回忆起来,深感养猪不如养羊,猪喂一年才能打牙祭,但“羊每六个月就生一只小羊”,常有羊肉吃,“我的兵长得很胖,而且是不会逃跑的”。

自行种菜养猪非常普遍。李振清率部上只产玉米、小米的太行山游击区,勤奋开山种菜,“每个连自己种蔬菜,自磨豆腐,每天都有肉食佐餐”。

蒋介石视察邱清泉驻地,非常激赏,常以此为例,但部队也有苦衷。驻防于委员长官邸附近的第196师伙食恶劣,蒋介石把代师长李慎言叫来骂一顿:“人家有办法,你没有办法。”李慎言大胆顶撞:“谁驻重庆也没办法,地上尽是石板,不能种吃的。”

自己种菜养羊的另一大问题,是不能带着它们行军。即使是第5军,一旦离开驻地打仗,也只能挖野菜果腹。滇西反攻,第5军深入产鸦片山区,发现“烟苗用开水烫过,再加点油及盐巴,就很可口了。”吃了半年烟苗,杀缴获的日本马补充肉食,勉强保住副食水平。

要带着副食行军,只能开发主副食合一的野战口粮。饼干工业已成熟,王耀武自办饼干厂,口粮应向饼干发展,但蒸米更合国人口味。抗战时的粮秣实验厂已能量产以干面包与蒸米为主的野战口粮,但财力不足,无法大量生产。

“新给与”产生天方夜谭的新预算

由美军负责后勤供应的驻印军,伙食之佳震惊全军。每日主食保障大米28两,再加4两白面。副食以牛肉为主,营区旁开屠宰场,每天宰牛,步兵连一天吃半头牛,保障每人每日半磅肉定量。实在供应不及,才改发羊肉鸡肉。蔬菜是每日半磅洋葱黄豆。花生油、食盐、白糖、茶叶定量供应不缺。作战前线供应不上,美军空投补给,保障每人一天吃到两个半磅重的牛肉罐头,这是驻印军的战力根源。

新6军于1944年底空运云南,却仍按照驻印军标准吃饭,牛肉不足,改发宣威火腿佐餐。美方进而要求,所有参加华南大反攻的美械部队一致享有新6军的伙食待遇。

蒋介石接受美方要求,并任命美军少将齐福士(Gilbert X. Cheves)为陆军总司令部的后勤司令,筹划反攻部队补给。齐福士派经理处副处长李先庚到重庆,与粮食部及后勤部协商拨粮拨款,两部与会的次长见到预算后当场翻脸。国民政府1944年的总支出是法币1716.9亿元,齐福士提出的预算仅副干费(人吃的与马吃的费用)一个月即为26亿余元,一年超过300亿,相当于1944年国家总支出的18%,这笔天方夜谭般的巨款还不包括大米主食。

蒋介石全力支持齐福士。孔祥熙召见李先庚,传达层峰决策:“一切以打胜仗就好了,只要我们的法币印制机不出毛病,中央会日以继夜的来支持作战的。”

1945年5月,按照齐福士方案推出的“新给与”开始实行。士兵副食费由360元一口气涨到一月3600元,同时期下士月饷则为10元。齐福士组织采购组到前线,统一采购副食,活猪成群赶进伙房。吃猪肉居然不算过瘾,第15师战防炮连连长陈振渭回忆道:“师部派人买了一千条牛分发给各部队……每隔一天要杀一条牛吃,差不多每餐都吃牛肉。”

有了用不完的副食费,以往刻苦精神抛之度外。第118师的营长陆志家回忆道,采买有钱,买肉不再逼肉铺提供“平价肉”。照市价买100斤,老板鞠躬哈腰免费送到营区,不适用“新给与”的友军仍按“平价”买肉,老板横眉冷眼,只肯卖1斤,友军纷纷逃兵投效第118师。

花钱如泼水,26亿法币现钞在1个月内投入市场,造成西南大后方物价暴升。后勤司令部于5月底紧急呈请,因物价暴涨,必须立即追加副干费1053855200元。换言之,副食售价一个月暴涨40%。昆明零售物价于1944年平均“每月上升倍数”为60,1945年1至8月飙升为504.3。

政府迟迟不敢提高副食费,就是担心提高副食费将使法币发行量激增,刺激出不可收拾的恶性通货膨胀。果不其然,1945年无限大开印钞机的“新给与”,成为军费失控狂飙的主要助力之一。1945年,政府实际总支出高达2.348万亿,将近1944年的14倍,军费就占1.62万亿。

“新给与”最终于1947年与法币一同毁灭,证明不肯放手让部队吃饱的顾虑并非杞人忧天。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曾庆红的结局: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2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要下台了!
3 陈道明唯一的绯闻女友 如今41岁活得像少女
4 惊传陈敏尔尽快调京任常委,李小鹏将任重庆
5 这个苏州姑娘,真牛!穿旗袍造原子弹?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贵州厅官被开除 罪名令习近平难以入眠
2 曾庆红的结局: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3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要下台了!
4 防中国盗版? 日本A片封面惊现"六四天安门"字
5 调查结果揭露无锡大桥坍塌真相 数据令人胆寒
6 荣景不再 大佬云集的乌镇饭局只剩三人
7 陈道明唯一的绯闻女友 如今41岁活得像少女
8 中共十九大那场龌龊的政治交易根基动摇了
9 惊传陈敏尔尽快调京任常委,李小鹏将任重庆
10 这个苏州姑娘,真牛!穿旗袍造原子弹?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高三二班的头羊 怀斯
2 紫阳富强梦i runqun
3 潘女魔杖指引匹诺蔡的归宿 我叫小龙鱼
4 香港以暴力换取民主自由的出路 随意生活
5 游维兹卡亚庄园,珊瑚礁城堡, 若云
6 终身主席已成为黄粱梦,习主席 蒋大公子
7 游维兹卡亚庄园,珊瑚礁城堡, 若云
8 川总又上中国的当了? 不合群
9 灯下漫笔(四) 思芦
10 彭斯为何选这个节点再次敲打中 生命之轻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谁是大跃进及饿死人的罪魁祸首 香椿树1
2 非法移民 – 丁尚彪 汉卿
3 明日非洲:看得见、摸得着的幸 我叫小龙鱼
4 强烈抗议Youtube封杀美国人Jar 我叫小龙鱼
5 谁脑子不清? 南来客
6 死于十五岁和“以国家名义杀人 蒋大公子
7 把权力还给人民!——解决香港 一冰
8 妈宝乖乖,老师说川普是坏蛋 不合群
9 王明的新华日报不准刊登《论持 香椿树1
10 叙利亚,将是埋葬美国霸权的坟 香椿树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