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史海钩沉 > 正文  
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www.creaders.net | 2019-09-28 17:38:20  炎黄之家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在苏联崩溃前,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实际上已经很少有人相信,首先是苏共领导人自己就不再相信。勃烈日涅夫当年曾对自己的弟弟说:“什么共产主义,这都是哄哄老百姓听的空话。”施骗者们高居国家的上层,是全国最早知道历史的真实并预知历史的结果的人群。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尽量地维持现状,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并“击鼓传花”一般将权力和整个的局传给继承者。每一个接到花的在位者只需要考虑两件事,如何尽可能多地摄取、如何全身而退。如此周而复始。

  image.png

  1991年,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向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示意,命令他阅读苏共死亡通知书

  美国记者赫德里克・史密斯(Hedrick Smith)在他那本写于一九七六年的一书中,向读者讲述了在勃烈日涅夫时代弥漫于苏联社会的犬儒主义。我们知道,自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后,苏联社会出现了所谓“解冻”即有限的自由化时期。随着自由化运动的深入推进,苏共当局重新加强控制。其后,赫鲁晓夫被黜,勃烈日涅夫上台,进一步压制自由化运动,致使该运动渐趋沉寂。正是在这种情势下,犬儒主义蔓延,构成当时社会的一个显著特征。史密斯发现,在苏联,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实际上已经很少有人相信,首先是苏共领导人自己就不再相信(顺便一提,不久前,勃烈日涅夫的侄女柳芭发表回忆录,其中写到,勃烈日涅夫当年曾对自己的弟弟说:“什么共产主义,这都是哄哄老百姓听的空话。”)

       史密斯引用一位莫斯科的科学家的话,“意识形态可以起两种作用--或者是作为一种象征,或者是作为一种理论,两者不可得兼。我们的领导人把它用来作为一种象征,作为断定其他人是否忠诚的一种方法,但它并不是这些人身体力行的一种理论。它不是活的理论。”好比赵高在金殿上指鹿为马,以此测试群臣,看谁是跟自己的谁是不跟的。一位高级编辑指出,现今当政的这些苏共领导人是没有信仰的人,“是一些对一切都无所谓的人。他们所要的是权力,纯粹是权力。”这位编辑说,虽然上上下下的人都不再相信官方的意识形态,而且对各种事情也并非没有自己不同的看法,但是一到了正式的场合,他们却照旧举手拍掌,重复着官方的陈词滥调。人们明知这一切是毫无意义的,是逢场作戏,“可是你必须去玩它”。

  许多俄国人既然抱着看破红尘的态度,因此,当他们发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真的坚持某种理念,某种理想主义,简直觉得惊奇。在一次国际和平大会上,一位苏联代表团的成员就对美国代表的较真深感意外。他私下问史密斯:难道这些美国人真的认为他们能够发挥作用,能够影响现实政治吗?

  史密斯认识一个苏共少壮派官员。看上去此人是充满矛盾的复合体。他一方面在和朋友谈话中批评时政,攻击腐败,俨然是个改革家;另一方面,他又对本国的政治感到自豪,为自己能身处权势集团而踌躇满志。他清楚地知道斯大林时代的恐怖,也不愿意再回到那个时代,但与此同时,他又对斯大林靠强权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红色帝国而十分骄傲。一方面,他很乐意向别人显示他的思想解放,根本不相信官方的教条。另一方面,他又对自己善于掩盖个人观点,对自己在党内会议上以善于发言著称而得意。其实,这正是苏共新一代官员的一种典型--无信仰的、犬儒式的机会主义者。“可见,”史密斯总结道,“个人只要服从听话,不公开向意识形态挑战,不管信也好不信也好,都不是关键问题。”

  伴随着看穿一切的思潮的流行,物质主义也开始氾滥。这后一点倒也情有可原。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折腾,俄国人已经付出了太大的代价,共产党许下的诺言又在哪里?无怪乎人们会这样想:“人只活一世,而这一世是短促的。所以,请给我一点东西吧。别老是许给未来呀!”物质主义的氾滥进一步冲掉了残存的理想主义。许多人为了一点点物质利益--为了一次出国机会,为了分得一套房子或搞到一部新汽车--甘愿放弃自己的独立政见。这样,当局无须乎再采取大规模的恐怖措施,就足以控制住它治下的广土众民。

image.png

  少数勇敢的持不同政见者依然在发出他们的声音。在起初一段时期,他们赢得了广泛的尊敬,虽然敢于公开表示这种尊敬的人不多。然而令人惊异的是,到后来,当局对异议人士泼污水,在一部分人中间竟然也得到某种响应。史密斯对此大惑不解。一位名叫瓦连京・图尔钦的异议人士对他解释说:“人群中有一种难以相信的犬儒主义。诚实的人使得那些沉默的人由于没有大胆说话而有负罪感。他们无法了解别人怎么会有勇气去干他们本人所不能干的事。因而他们感到不得不攻击别人以安慰自己的良心。第二,根据他们自己的经验,他们觉得每一个地方的每一个人,都在欺骗自身之外的每一个人。苏联人好像妓女一样,因为自己是妓女,便认为所有的女人都是妓女。苏联人认为整个世界是分为党派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个党或那个党的成员,根本没有真正的诚实,根本没有人支持真理。如果有人说他是公正的,是只讲真理的,那么,他就是在说谎骗人。这种犬儒主义给当局帮了大忙:使知识份子就范,把不听话的异议人士排斥于社会之外。虽然人们可以到西方去旅行和收听西方的电台。但只要普遍存在着这种犬儒主义,他们就会认为那不过是另一派在说话,所以也就值不得当真了。这种犬儒主义提供了极权国家今天的稳定,以代替斯大林时期的大规模恐怖。”

  在新形势下,正像一位数学家讲的那样:“提倡玩世不恭是控制的基本方法。”

  以前曾听人说,在中央党校,各种思想和言论十分开放,甚至敏感而出位。前几日,遇到一位国企官员,提起此事,他说,“你只是听说而已,而我是亲见的,因为我上过D校。”他肯定了我那道听途说的真实性,并且增加了一些活材料。

  这事让我想起一位美国学者研究苏联末期的一个发现,即对苏联体制的主观抛弃,并不是看上去的那样源自民间,而恰恰是在前苏联的官僚集团那里,僵化的观念和意识形态被首先和彻底地抛弃了。但由于某种共同利益的考虑,既得利益集团乐于维持现状,并心照不宣地继续通过宣传机器日复一日地维护着皇帝的新衣的神话。直到某种新的历史契机出现的时候,各种力量分化组合,产生出新的竞争和较量……

  这位学者指出,由于受到一贯的虚假宣传的灌输,反而在民间培养出了一大批旧意识形态的真诚信仰者。他们直至今日还在认真地纪念着十月革命、怀念着红色领袖。现在,他们愤怒于自己被“背叛”了,但真实的情况是,他们其实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真诚的许诺,他们是世上最庞大的谎言、最有组织的骗局的受害者。

  前苏联的施骗者们高居国家的上层,是全国最早知道历史的真实并预知历史的结果的人群。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尽量地维持现状,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并“击鼓传花”一般将权力和整个的局传给继承者。每一个接到花的在位者只需要考虑两件事,如何尽可能多地摄取、如何全身而退。如此周而复始。

  最为恶劣的情况是,由于每一个局中的人,都知道这游戏的结果,因此更加疯狂地占有公共利益并以高压维持秩序,从而更猛烈地制造着矛盾。最后一个来不急出手的倒霉蛋则要偿还所有前任的欠债。由于这个总负债足够小,因此苏东基本是在和解的情况下转型的;而法国贵族们的总负债显然太大了,其景象被狄更斯写入了《双城记》里……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这三种水千万不能喝 激增4成癌症机率
2 她美得李连杰为她抛弃妻子 拒绝成龙刘銮雄
3 香港四大家族郑氏无偿捐地 然而李嘉诚却说…
4 柳传志竟然预言中国经济崩盘!三大要素如约
5 伊万卡激凸被骂 在法国,不穿Bra的革命爆发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这三种水千万不能喝 激增4成癌症机率
2 她美得李连杰为她抛弃妻子 拒绝成龙刘銮雄
3 不穿裙子了 孟晚舟穿这身再次出庭律师称被骗
4 最新:章莹颖终有望找到了? 凶嫌终于松口
5 香港四大家族郑氏无偿捐地 然而李嘉诚却说…
6 柳传志竟然预言中国经济崩盘!三大要素如约
7 痛心!跳楼身亡的Facebook工程师真实身份被
8 阿里巴巴巨亏78% 百亿互联网母婴第一股"陨落
9 胸前激凸穿梭联合国 伊万卡亮相再成焦点
10 伊万卡激凸被骂 在法国,不穿Bra的革命爆发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最后一次同学聚会 老冬儿
2 伊朗无人机空袭战开启了一场军 马黑
3 习世凯流年不利:砸头袭尾遭猪 信释
4 独裁者都喜欢阅兵 谢盛友文集
5 幸福来得太突然元朝十户长制正 Pascal
6 谁说香港是中国的?香港绝对不是 蒋大公子
7 “董卿式爱国”真的错了 特有理
8 一个发生在美国令人难以置信的 一草
9 紧急江泽民暴怒警告中共国真要 Pascal
10 川普这回来真格的:签协议 小思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谁说香港是中国的?香港绝对不是 蒋大公子
2 香港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新天狱博
3 美国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 古林风
4 贺卫方的言行若在美国早就坐牢 连_山
5 伸张正义 见义勇为 K.Jim
6 美国蹬鼻子上脸 中国给它个双响 我叫小龙鱼
7 紧急江泽民暴怒警告中共国真要 Pascal
8 谈谈弹劾川普和中美博弈 远方的孤独
9 中共应该从香港事件学习什么? 新天狱博
10 一个发生在美国令人难以置信的 一草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