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史海钩沉 > 正文  
白崇禧婚内出轨 妻子用这一方法处理致后患永绝
www.creaders.net | 2020-01-31 15:33:00  今日头条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即便是集美貌、才华、智慧等于一身的女子,在婚姻里也从来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的婚姻可以固若金汤”。

7d83b842d45b43ca815b5eeafcd0d5f5.jpg

1931年,当才貌过人的世家女子马佩璋得知丈夫背着自己与其他女人生下私生子时,她正带着两个女儿在香港避难。

马佩璋的丈夫,正是与李宗仁、黄绍竑并称“桂系三雄”的白崇禧。

这年,马佩璋与白崇禧已结婚7年。人说,夫妻有七年之痒,看来这话果然不虚。

丈夫与王姓女子生下儿子的消息,是马佩璋的亲信告诉自己的。这样的事情,若发生在其他女子身上,怕是早就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

但闹腾,从来不是智慧女子的处事之道。马佩璋的智慧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当今时代的很多进步女性,这点从后世对她的评价中便可窥见。在一档着名的谈话节目中,相关专家这样评价马佩璋:

“作家白先勇母亲马佩璋给世人的印象是---她不是白崇禧的夫人,也不是白先勇的母亲,而是马佩璋,是她自己这个独立的个体。”

“独立的个体”,民国能得到如此高评价的女子,屈指可数。可见,马佩璋绝非一般的寻常女子。

马佩璋1903年出身于官宦之家,外祖父马维琪出身科甲。因为是嫡出长女的缘故,加之她个性大方、容貌清丽,自小她便得到了父母的宠爱。

这也让马佩璋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幼年母亲欲为她缠足,她觉得生痛,于是她就用脚去踹母亲的门,直闹到所有人都不敢再给她缠足。

长大后,进入私塾读书的她开始对旧式教育不满,不久,母亲只得将她送入新式学堂桂林女子师范学习。在这里经受新思想熏陶后的马佩璋开始参加一些进步活动,她还曾带着奶娘一起参加过学生游行。

母亲见她处事稳妥,甚至还将家族的大小事物交给她打理。而马佩璋年纪虽幼,却总能将一切事宜处理得分外妥当。成年后,这个一身锐气且才貌皆出众的女子,很快成了当地有名的美人。

在那个流行包办婚姻、男女可以三妻四妾的年代,接受过新思想洗礼的马佩璋却向父亲提出:她要的如意郎君,必须经自己过目,且终生只能娶她一个妻子。

这样的要求在今天看来很是平常,但在民国时期,却显得分外惊世骇俗。或许,是因为她要求太高的缘故,直到1923年,她才与当时已是将军的白崇禧定下了姻亲。

订婚这年,马佩璋便已满了20岁,在当时来讲,已经是超级大龄了。但即便到此时,马佩璋也一丁点儿不急,期间,当有人劝她差不多就结婚算了时,她霸气地对催婚的人说:

“婚姻这种事,是一辈子的,岂能因为时间而误了终身。”

1925年2月14日,马佩璋终于与大自己10岁的如意郎君白崇禧结了婚。白崇禧高大英俊,骁勇善战,又是一方军阀首领,这样的男子,和马佩璋刚好势均力敌。

4856f4186cbb49e496e911ee9e01d8ce.jpg

婚后,两人共同前往拜见白崇禧的老母亲。马佩璋是个聪慧女子,她从来知道“婆婆是女人最大的靠山”,因此,见着婆婆后,她极其乖巧热情,对待婆家的其他人,她也分外恭敬客气。

这可让白崇禧母亲高兴坏了,她没想到富家千金竟如此温柔贤淑,一高兴,她竟兴奋地睡不着觉了。心理学上有个“首因效应”,就是第一印象会长期影响人的交往。

得到婆婆最初好印象的马佩璋在此后的很长时间里,一直与她维持着良好的婆媳关系。以至于婆婆竟将她当作亲生女儿一般疼爱,这让白崇禧心里欣慰不已。

嫁给将军虽有无上的风光,却也预示着聚少离多和随时可能降临的危险。

新婚仅仅7天后,白崇禧就被紧急军情催回了前线。军情如火情,随即,白崇禧便与母亲告别,乘快马与刘参谋急奔桂林,马佩璋亦坐轿随后而去。

行军打战最怕的便是后方出乱子,刚刚结婚的白崇禧显然还不懂:行军前保障妻子安全也是行军的一部分。

就在白崇禧刚离开桂林前往柳州救援之际,对手沈荣光便偷袭了桂林,4月2日桂林重落入沈军之手。了解到白崇禧妻子马佩璋尚在桂林境内时,他便下令全城戒严,搜查白崇禧夫人马佩璋,还放言:

“凡捉到马佩璋或报告其下落者,予以重赏。”

沈光此举,分明是想抓住白崇禧妻子马佩璋,借其要挟白崇禧。白崇禧得知消息后心急如焚,他快马加鞭赶回桂林,但他不确定,自己这弱女子的妻子是否能逃过这劫。

白崇禧显然低估了马佩璋的才智,她在探听到敌情后迅速想到了自己最合适的避难所:外国人建立的机构。经反复考虑,马佩璋乔装打扮后,派一卫兵将自己秘密护送到了中山中路119号的道生医院(由英国圣公会女传教士柏德贞所办)避难,她还秘密让亲信将自己藏身所告知了白崇禧。

于是乎,即便沈光的人马撒下天罗地网,也根本搜查不到马佩璋的行踪。几天后,白崇禧赶到道生医院,劫后重逢的夫妻两悲喜交集。

也是从这以后,白崇禧才意识到:她是最合适的军人妻子。她遇到危险时的处变不惊和机智,足以让男子汗颜。

也正是这种处变不惊和机智,才让后来的马佩璋一次次在危险中闯过风浪。

这样的马佩璋,得到白崇禧的宠爱自是理所当然了。

但男人从来是好色的,尤其当他处于孤独寂寞中时。白崇禧和天下大部分男人一样,虽深爱着妻子,却也终究没守住他的那道男人的防线。

1929年,蒋桂战争爆发,白崇禧为避免后顾之忧,将妻子和两个女儿被送往香港。自此,两人便开始了长达两年的分居生涯。

分居一年后,鸾孤凤只的白崇禧寂寞难耐。经常夜不能寐的他,便总时不时地半夜叫醒警卫人员陪他下棋。这让警卫人员很是吃不消,在听了警卫人员抱怨或。

一心想着升官的副官许辉生便动起了歪脑筋,他想来想去总算想明白了:头儿这是寂寞啊!想女人了啊!倘若能把这件大事搞定,这升官不是指日可待吗!

聪明且懂人性的许辉生思量明白后,便给头儿物色了几个容貌过人的风尘女子送来了。可不曾想,白崇禧看了这几个女人后反倒没了胃口,他眯着眼睛说:

“货色是好货色,就是这来历不明啊,万一有个这个病那个病的,哎!”

许辉生摸摸脑袋回到:“下官考虑不周了,该死该死。”

通过这茬,这许辉生算是摸着门道了,头儿想要的是来历清楚的好货色。可这眼下,哪来的这种货色啊,想来想去,许辉生一咬牙一跺脚,竟直接将自己未过门的未婚妻王氏带到了白崇禧面前。

这王氏年轻貌美,温润如玉,白崇禧见了之后很是满意。很快,白崇禧便与王氏成了好事。很快,这“体贴、善解人意”的许辉生也青云直上了:他直接由副官,升到了广西边城的警备司令长官。

所以说啊,这要升官发财还真得懂得牺牲,人小许这牺牲精神多大,连老婆都送出去了,这领导能不满意吗。

满意的白崇禧还在陆氏花园附近找了一栋小别墅,夜夜在此与王氏做“功课”。

很快,两人的努力便有了成效:王氏怀孕为他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

白崇禧虽已结婚七年,可妻子只为他生下了两个女儿,他一直还没儿子。因此,王氏生下儿子后,白崇禧那叫一个高兴,当即就给了大大的封赏。

可此时的白崇禧也知道,眼下这王氏还没有名分,按照旧时代“母以子贵”的制度,王氏应该得有个名分才对。可自己分明答应过妻子绝对奉行一夫一妻制,这可怎么办呢?

就在白崇禧纠结的当口,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原配马佩璋竟杀过来了。

马佩璋在动身前,已经有过整夜的思考了。丈夫的职业注定这一天终究会来,但它是来一次还是无数次,关键就看自己这一次怎么处理了。

马佩璋再大度,也是普通女子,有女子都有的喜怒哀乐,丈夫跟别的女人生了儿子,这种事搁谁那儿都会崩溃。马佩璋哭着哄睡两个女儿后,开始坐在床边思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她知道,现在绝不是发泄情绪的时候,她得打起精神来处理好这件大事。这一趟,若处理不好,自己以后地位就不好说了,毕竟人家生的是儿子且尚年轻貌美。但若处理得好,则不仅可以杜绝丈夫以后偷腥,还可借此让自己巩固地位也难说。

与一般女子不同的是,马佩璋知道,男人外遇的核心从来不在女人身上,而在男人或者婚姻本身上。她和白崇禧素来恩爱,之所以出现这种事情,全因为两地分居。所以,要杜绝这类事情的根本是搞定男人且避免两地分居。

而在另一层面上,通晓感情的她知道:若要让一个男人不再记挂一个女人,首先得让男人觉得对她无有亏欠。

让男人不惦记一个女人,从来只有两种法子,一种是让他对她完全没了感觉;另一种,则是让男人觉得自己对她全无亏欠。

感觉这事好办,只要让他们再也见不着,日久后,感觉自然就没了。关键是,得让白崇禧觉得自己对这女人全无亏欠。

所以,马佩璋知道,这事还非得自己吃亏才好。如此一来,白崇禧势必会觉得亏欠自己,自然,日后也会对她更好。

理清楚这些后,马佩璋便杀过来了。白崇禧看到原配夫人突然“杀”过来,自知自己干了错事,措手不及地看着妻子:“你,你怎么来了?”

马佩璋也不言语,只吩咐随从都退下。她知道,这件事情,动静越小越好,对彼此伤害小不说也更利于处理。随从退下后,她才对着白崇禧道:

“我都知道了,这趟就是来处理来了,孩子留下,我来养,这女人不能进门。”

白崇禧见马佩璋发了话,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其实,她这话只是试探丈夫。从他的反应,她已经看出来了,他并不是动真格的,人说:男人婚内找的都是性,女人婚内找的却是爱,此言不虚。

马佩璋见状,继续试探:“你预备怎么处理?”

白崇禧本就已经被妻子的架势吓到了,如今哪还敢发表意见啊,况且,他找王氏仅仅是排遣寂寞,并未往深处想。再况且,他对这些事,也不擅长处理啊。

于是,白崇禧挪到妻子身边把手搭在她肩上柔声道:“一切听凭你得处理就是了。”

与白崇禧商议对策后,马佩璋便秘密会见了王氏。让王氏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原配见着她竟然不打不骂还分外客气。

在王氏与白崇禧的私密住处,马佩璋见到了这位刚刚生下儿子不久的第三者。

马佩璋忍着屈辱,定了定神看着她道:

“妹妹,我们商量过了,你还年轻又这么漂亮,做妾太委屈了。我们会给你一大笔钱,够你下半生用了,孩子我会帮你养着,你看怎么样?”

王氏听到那几句“我们”,瞬间便已经明白了,她和他事先就已经商量好了,如今只是来通知自己罢了。

人说,对付第三者的最好方法是和丈夫(妻子)连成统一战线,此言也着实不虚。

见王氏愣在那儿,马佩璋明白,她似乎还未想明白自己的处境,于是她继续敲鼓:

“将军的身份是不允许他离婚的,毕竟那样不好看,还有,就算我同意,娘(白老夫人)也不得同意。所以,你当真要留下,是只能做妾了。你要做妾也可以,我去和他说,他要是不同意,我一准跟他闹,闹到他同意为止。”

王氏一听,立马抬头打断马佩璋说:“不必了不必了。”

见王氏已经有所动摇,马佩璋便开始打起了温情牌:

“这事不怨你,都是男人的错,哪个男人不好色啊,尤其像妹妹这样可人的,哪个男人见了不爱。但这男人的床容易上,这男人的心,可就不那么容易得了。”

王氏听完,再也闭不住,她终于委屈得流下了眼泪。想想自己未婚夫将自己拱手送给上司,如今,自己的这个男人又,哎!

马佩璋见状,把手帕递给王氏说:

“妹妹快别哭了,咱长教训就是了,以后,咱都找真心爱自己的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男人。哎,说来,我也惨,我的理想是落空了,只看以后能不能守着这躯壳了。你就不同了,你得日子还长着呢。”

王氏听完默默擦着眼泪点了点头。

之后,马佩璋给了王氏一大笔钱,之所以给如此多的钱,一来是希望丈夫心里不对她有亏欠,二来,也是想借此让白崇禧长个记性。

时候,白崇禧很有些心疼地问马佩璋:“必须给这么多钱吗?”

马佩璋听完挑了挑眉道:“这会心疼了,早干嘛去了,你想以后她把这事闹得人尽皆知啊,名声还要不要。不多给点钱,人会乐意吗?”

白崇禧听完便不再说话,此后马佩璋与白崇禧约定:此事再不提,所生儿子白先道对外说是自己亲生。

这件事后,长了记性的白崇禧在与妻子婚内再未闹过任何婚外情。

一场本来狗血的剧情,最终却以近乎“团圆”的结局收了尾,这大概就是智慧的力量吧!

值得注意的是,白崇禧虽婚外与女子有过一段恋情,却终生只有马佩璋一妻。相比妻妾成群的其他军阀,白崇禧也算是民国的模范了。

人说,一个男人成为什么样的人,很大程度上由女人决定,天性好色的白崇禧能在民国那种氛围下始终坚持一妻,足见马佩璋的非比寻常。

长达30多年的婚姻里,马佩璋一共为白崇禧生下了6子3女,加上王氏所生的一子,他们一共养育了10个子女。

在战乱中,马佩璋始终是一大家子的核心,晚年,白崇禧潦倒之际,她更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两人的这段感情,虽曾有过裂缝,却丝毫没影响两人的恩爱。时至今日,两人的爱情依旧是婚恋典范一般的存在。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武汉肺炎疫情大爆发的真相及罪魁祸首
2 突发!世卫宣布重大决定 都是封锁惹的祸
3 疫情失控:钟南山替中共站台 谎言被迅速戳破
4 记者陈秋实拍视频揭露武汉惨况 泪崩:我不怕
5 北京真实危机来临 习近平结局难料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武汉肺炎疫情大爆发的真相及罪魁祸首
2 关键时刻,美帝又和中国站到一起了
3 突发!世卫宣布重大决定 都是封锁惹的祸
4 武汉到底死多少人?火葬场通告曝光:24小时
5 惊!中共竟以这种方式防止武汉疫情的扩散?
6 疫情失控:钟南山替中共站台 谎言被迅速戳破
7 记者陈秋实拍视频揭露武汉惨况 泪崩:我不怕
8 北京真实危机来临 习近平结局难料
9 新华社被打脸 WHO澄清立场
10 外媒拍摄震撼照片 武汉民众倒毙街头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武汉肺炎疫情大爆发的真相及罪 sparker
2 国难当头,一尊你躲哪去了? 解滨
3 人民领袖习总让国人再次跌入同 蒋大公子
4 九十九年已至大限!瘟疫肆虐天 蒋大公子
5 警醒:蔓延全国的瘟疫封城才几 幸福剧团
6 从武汉瘟疫看中国的人性危机, 特有理
7 武汉封城因为感染人数远大于官 思芦
8 全国人民坐月子 何华
9 武汉百年封城 郭家院子
10 这哥们儿,骂出了全国人民的心 爪四哥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武汉肺炎疫情大爆发的真相及罪 sparker
2 世界大潮,中国正在被边缘化 老尚童
3 敬畏自然: 忌食野生动物 马黑
4 美知名病毒猎手专家到中国,钟 丝丝
5 主席辛苦了 K.Jim
6 武汉肺炎,想起胡总当年处置萨 巴山老狼
7 党员和“三代表”࠷ K.Jim
8 质疑“质疑幸灾乐祸者”的人品 一草
9 “我有我的中国政府,用你们美 我叫小龙鱼
10 肺炎,老年收割机(武汉肺炎随 秋念1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