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史海钩沉 > 正文  

如此努力的苏联,为什么还是输掉与美国的"冷战"

www.creaders.net | 2023-12-28 07:47:52  海边的西塞罗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明明技术、资金,国家重视一帮不缺,他们为什么还是输了。

1

"东德的研究者们正在庆祝——他们刚刚研发了世界上最大的一款微型计算机。"

这是上世纪80年代末,登载在西德报纸上的一则正经新闻报道的标题,虽然它看起来充满了黑色幽默。

如此努力的苏联,为什么还是输掉与美国的

这样一个国家,别说持续进行冷战对抗了,其经济也将远远被其对手甩开。

而事实上,到了苏联末期,这种征兆已经开始出现了。

1985年,莫斯科科学计算机中心的工程师阿列克谢·帕基特诺夫在上班摸鱼期间发明了著名的电子游戏——俄罗斯方块。

该游戏经过匈牙利传到西方后一炮而红。

如此努力的苏联,为什么还是输掉与美国的

几年后,日本游戏公司任天堂和另一家英国游戏商展开了对该游戏版权的争夺,任天堂紧急派代表去莫斯科与帕基特诺夫谈判,想购买该游戏的版权。

可是当任天堂的谈判代表到达莫斯科后,他们吃惊的发现,与进行他们的并非帕基特诺夫本人,而是苏联安全局和商贸部的高级代表。这让本来就想来谈个游戏版权的日本人大吃一惊。

而严肃的苏联官员们在谈判中提了个郑重要求:这个游戏的版权、价格的问题好说,但能不能把你们游戏机制造技术转让,或者跟我们合作办个游戏机厂,让苏联人民也能玩上他们自己发明的俄罗斯方块?

这个提议看似非常合情合理,但任天堂最终还是拒绝了。

原因是,当时日本刚刚在一起非常严重的对苏技术泄露事件中挨了美国的敲打。日本东芝公司将四台民用数控机床以35亿美元的高价卖给了苏联。东芝当时觉得这没什么——这些技术在日本都是民用的么,你苏联人拿去用好了。

可是,这四台机床车出来的螺旋桨帮助苏联潜艇大大降低了航行中的噪音,以至于第二年,美国设在波罗的海的监听系统,就听不到苏联核潜艇从港口出航的声音了。

于是美国开始了紧急调查,最终以日本和东芝公司违反了西方对苏联进行技术管制的《巴黎输出管制统筹委员会协定》为由,狠狠的罚了东芝一笔,并严重警告了日本政府,威胁将给予制裁。

此事之后,日本通产省紧急警告了所有日本企业,在与苏联的所有产业合作项目中都必须"万分谨慎"。

眼见着东芝刚刚吃瘪,任天堂当然如履薄冰,于是干净利落的拒绝了苏联人联合办游戏机厂的提议:要加钱你们加钱好了。生产技术,我们不敢卖——哪怕就是做个游戏机。

是的,到了冷战末期,苏联与西方之间的技术实力差距就达到了这种可怕的地步——哪怕西方已经普及的民用数控机床,到了苏联依然有极为重要的军工价值。哪怕是任天堂生产的家用游戏机,西方依然怕苏联把里面的芯片等元件抠下来,反向研发一下,弄个改版安到导弹上去对自己进行威胁。

西方技术海洋中溅出的一滴水,对已经几乎被技术围堵困死的苏联来说,也如久旱逢甘霖般珍贵。

但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技术、尤其是涉及芯片制造的电子工业技术,它是一个人类二战以后才兴起的新行当,苏联既然有能力和美国进行冷战,甚至先于美国发射卫星、把加加林送上太空,为什么最终会在这项技术上被对方甩开如此大的差距呢?

须知,技术封锁这种事,在之前的人类历史上从来是搞不长久的,英国人当年还想阻止美国人赶上工业化浪潮呢,最后不是也没成么?

如此努力的苏联,为什么还是输掉与美国的

盗取英国先进纺织技术的"美国工业之父"理查德·阿克莱特

美国对苏联过于成功的技术围堵,在人类科技史上,算得上是蝎子拉屎——独一份了。

那么,美国人是怎么成功的?苏联人又是怎么失败的呢?

梳理历史我们会发现,这关乎苏联机制中存在太多致命的bug。

2

说起来,美国人想在科技上对苏联的卡脖子,这本来是个伪命题——至少论电子产业,在起步之初,苏联当初是一点不虚的——甚至一度比美国领先了那么一点点。

1946年的2月14日情人节,这是一个人类计算机史上开天辟地的日子。这一天,世界第一台通用计算机(埃尼阿克),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被组装完成。这台最初的计算机重达30吨、占地面积170平米,一共用了18000个电子管,且每分钟只能执行5000次运算,运算能力远远低于你现在手上拿的这部手机。

但这台机器的耗电量相当惊人,据说它开机的时候,半个费城的居民都会知道——因为他们家里的电灯泡会同时发暗。

但埃尼阿克的军用效果放在当时是非常显著的,可以让美军计算一条炮弹弹道的时间,从20多分钟缩短到30秒,还能用来计算核武器的爆炸范围。于是美国政府才愿意拨款投钱,研发这个“秘密武器”。

但我们知道,在冷战初期,美英的高层知识精英大多是左派、同情苏联的,核弹技术都被偷去了,计算机的秘密当然也保不住。

于是苏联高层很快就意识到了这台机器的革命性。在慈宗斯大林的亲自关怀下,苏联很快将计算机设为其重点研发的项目,全苏联两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以及苏联二战后在东欧的一堆卫星国,都开始憋足了劲儿向着这个方向攻坚。英美大学里同情苏联的教授们,则不停的将相关这些技术传递给他们的精神祖国苏维埃。

于是,到了1950年,苏联搞出了自己的第一台通用计算机MESM,用6000个电子管,做到每分钟约3000次运算。算力稍弱,但效率比埃尼阿克高多了,而且还不容易出故障。

而紧接着,抉择的难题也同时摆在了美苏面前——想要提高计算机的效率,必须抛弃笨拙的电子管,采用新的晶体管,那这个事儿要不要做呢?

1947年12月,美国贝尔实验室的三名物理学家肖克利、巴丁和布拉顿,利用一块锗晶体实现了对微弱电流的放大,宣告了晶体管的诞生。9年后,这三人一起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但就在同一年,苏联物理学家克拉斯洛夫和其研究生苏珊娜·玛多延,也在基辅一个秘密研究所里搞了相似的实验。并在第二年发表了研究成果,此事后来还引发了那一届诺贝尔奖是否公平的争议。

也就是说,在晶体管诞生之初,美苏同时摸到了晶体管计算机的门槛。由于苏联的研发人员更加集中、且得到了政府的重点拨款,甚至苏联一度领先了半个身位。

但问题很快来了,苏联人在进一步的试验中发现,晶体管和后来其组成的集成电路并不是他们想要的"秘密武器"。

因为当时苏联的所有军工项目研发都围绕未来设想中的"核大战"展开,而晶体管在核爆产生的电子脉冲面前几乎毫无招架之力,被永久性烧毁的可能性很大。于是苏联据此认为,晶体管和集成电路并不适合核战争,想要在核战中用上电脑,可能还是要用电子管。

1958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在听取过了相关实验报告后就做了一个指示:"真空电子管在核电磁脉冲下的生存性能比晶体管要强,苏联以后不要搞晶体管,集中力量搞电子管小型化。“

实事求是的讲,虽然赫鲁晓夫是乌克兰草原上放猪出身的,但在苏联领导人当中,他算是相当尊重知识分子群体的。

但跟在全苏联推广种玉米一样,放弃晶体管,研究电子管小型化,这个决定并非赫式一人的独断,而是听了专家们意见的,或者说,是当时苏联大部分从事这行的科研人员的普遍共识。

但问题就在于,苏联专家们达成这种普遍共识是有其私心的。

因为在整个20世纪50年代,苏联都在利用国家力量催熟电子管产业,数十个工厂、研究所开工,成百上千的研究人员、工程师、工人指着生产这种长得很像小灯泡的玩意儿养家糊口。这个时候,你若是一个苏联科学家,坚持告诉领导"电子管已经过时了,要搞晶体管"。那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你科研所的同事、给你发工资的领导,以及与科研所合作的工厂的上千工人、工程师、厂长......他们都可能因为这个重要项目下马而失业、调岗。

这个时候即便你知道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你敢说实话么?你肯定不敢。

不是有那么句话么?如果让19世纪末伦敦大街上拉车的马来投票,那汽车这种玩意儿,压根不会产生。

当时的苏联科学家-工程师共同体,就产生了这样一种困局——电子管小型化虽然是个死胡同,但这是一个大家都能保住铁饭碗的死胡同。

既然如此,那就朝着死胡同里奔呗——反正花钱的是国家。

如此努力的苏联,为什么还是输掉与美国的

3

有趣的是,"要电子管不要晶体管"这个认识,当时美国的很多官方科研人员也想坚持,毕竟心态都是一样的——但幸运的是,无论他们还是他们所能影响的美国政府,都在这件事上说了不算。

谁能说了算?市场。

是的,在电子工业的发展上,美国与苏联的最大区别,是苏联的研发始终是以国家力量主动推动的,而美国则是以市场为导向自由生长的。

美国的消费者可不会想什么"一旦爆发核战,晶体管用不上,大家要为了跟苏联人博弈支持电子管发展"这种劳什子,他们看的就是眼前——晶体管和电子管,哪个轻便好用我用哪个呗!

1954年,世界第一台晶体管收音机Regency TR-1(丽晶TR-1)在美国上世了。

如此努力的苏联,为什么还是输掉与美国的

这台收音机据称是婴儿潮一代美国人的集体回忆。晶体管的小巧灵便,让这台收音机从过去的大家伙迅速缩小为了"掌中宝",富裕的美国人没有谁能抵挡拥有一台晶体管收音机的诱惑。于是虽然丽晶 TR-1售价高达50美元,但上市第一年就卖了10万台——美国人当年对丽晶的热捧,跟现在全球对苹果手机的热捧很相似。

而市场销量的暴增,很快就对研发产生了"正回馈",尝到甜头的商家愿意出高价支持学者搞晶体管研发。那些不愿意在守旧的半官方研究所里混日子的有志研究者成批出走,投身更新锐的晶体管研究。

于是那个时代美国不断发生类似"仙童八叛逆"的事件,电子研究的旧模式在市场商业竞争的刺激下被不断地颠覆、加速革新。

如此努力的苏联,为什么还是输掉与美国的

为半导体革命而出走的"仙童八叛逆"

在苏联科学家、工程师被体制锁死,天天打卡上班,耗费着这个国家最聪明的大脑,"奉旨研发"着没有出路的小型化电子管的时候,他们的美国同行们在频繁的跳槽,不断提出新思路,革新产业。

美国的电子产业开始发力,逐渐加速甩开苏联的竞争者。

当然大多数苏联研究者可能也不在乎这个,研究人员在那个年代的苏联工资体系评级中都很高,搞好跟同事尤其是研究所领导的关系,能每月领到工资不就行了么?

与敏锐的美国市场相比,苏联规划委员会虽然是迟钝的,但也不是全瞎。到了20世纪60年代,越战中的美军将他们之前安在收音机上的半导体集成电路用在他们的F-4鬼怪战斗机和AGM-12小斗犬导弹上。

苏联军情报部门在得到这些战争机器的实测数据后——用今天营销号最常用的说法——直接"吓尿了"。军方开始质问苏联国内研发机构:这些年你们都搞了些什么?为什么美国战斗机、导弹有这些我们看不懂的黑科技。

于是苏联的电子研发在差距已经很明显的情况下,终于完成了一次艰难的转向,承认了晶体管的先进性,放弃了已经进入死胡同的电子管小型化尝试。

此时,"穗宗"赫鲁晓夫已经下台了,"勋宗"勃列日涅夫上位,这位新领导急于看到苏联能在电子产业上赶超美国。于是下了死命令,要求苏联加速电子产业的研发,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但必须在十年内赶上美国。

但这个命令,随后在苏联电子行业内,引发了另一些更让人匪夷所思的问题——比如半公开的科研造假和徒劳无益的"杂技式科研"。

4

由于之前的方向的错误,苏联的电子技术理论和生产工艺到60年代已经与西方脱节了,虽然上层有令,但这个鸿沟无法立刻被填补。于是各苏联研究院为了多快好省的完成上级安排的任务,开始走捷径,仿造、剽窃甚至直接照抄美国同样的芯片设计。

在整个70年代,基本上因特尔、IMB、得州仪器等美国电子厂商出一个什么样的芯片、电子产品设计,你就能够在同时代的苏联找到一个类似的仿制品。

甚至有时候,不同研究院之间,甚至还会为谁先山寨了美国同行的产品、更有资格申报苏联相关科技创新奖项而打起来。

苏联当时的这些"山寨芯片",虽然还没有没脸没皮到拿砂纸直接把人家的商标擦掉,换上自己的,然后吹说是自主研发。但仍有一个致命的问题——美国当时的芯片研发,是在市场应用场景在场的情况下,反复修改,针对性的设计出的。设计图纸交给工厂以后就能保质保量的做出来,做出来就能安到相应的商品上卖出去。

可是苏联的仿制品,是无法享受这个“正循环”的。他们生产的芯片在实验室里能够达到与美国同行近似的质量,但一旦交付工厂批量生产,因为相关工艺达不到要求,质量和良品率都会大大下降。

更重要的是,生产出来的这些仿制品严重缺乏应用场景——美国的电子产业是一个接入其社会消费品生活的有机体,芯片造出来,安上相应的电脑、电视、微波炉、助听器是可以直接卖钱的。民众消费能力也能为其研发买单。

可是同时代的苏联民众由于消费力不足,市场的缺失。芯片批量生产出来,根本无法到民用市场上去卖钱。

于是苏联的工业规划部门只能为这些山寨芯片强行安排一种应用场景——军工。

是的,七十年代苏联军备的急速膨胀,某种角度上说,就是这种本末倒置的结果——为了不在各产业技术研发领域被美国人甩开,苏联研究或仿制,山寨了大量的高技术产品,可是由于这些产品在苏联没有民用市场可以消化,为了让研发和生产它们的钱花得值,于是规划部门不得不更大规模的生产与其配套的军火。

"买个鼠标垫,想为它配个电脑"这在今天是个笑话,但"造了一颗芯片,需要为它配个导弹","造了一台发动机,需要为它配个坦克、飞机",这在当时的苏联却是个实景。

这些军工产品虽然不能卖钱,但却可以由国家出钱买单,于是相关产业链的工人、研发部门的研究员们,也就都不至于丢饭碗了。

当然,也有苏联研究人员想过"弯道超车",比如从50年代起,莫斯科国立大学的研究员们就一直在致力于设计和推广一种"三进制计算机"——一口气研发了二十年。

与西方首倡的二进制计算机相比,据说这种计算机(至少在理论上)运算效率更高效,最终造出来的计算机也更小巧。

这个愿景让苏联为这项研发也曾投入了大量资金和人力,苏联科学家们肯定幻想过:这玩意儿要是能搞成了,弯道超车,美国现在耀武扬威的那些芯片不都成废品了么?

可是这个科学理论上可行的通路,最终没有走通。理由还是那个——苏联严重缺乏与先进技术相配套的市场应用场景。

你的三进制计算机可能更高效,但搞出来以后干什么用呢?同时代算法、程序都是跟二进制相配套的,想与你的计算机相配适,要从头编一个算法、程序。

而苏联的民用市场太小了,这东西做出来以后根本不偿失,还不能与国际市场接轨。

所以理论上可行的三进制计算机,在苏联永远是一个需要拨款供养的"科研杂技"。等到这套输血体系无以为继的时候,它也就寿终正寝了,甚至破产的比"山寨式研发"还要早。

5

说了这么多,我不知你发现了没有,让苏联在与美国的"芯片冷战"中最终落败的因素,归根结底只有一个——市场。

在电子产业上,苏联的起步技术条件与美国相仿佛,有大量高素质的科研人员,决策者更是在第一时间就非常重视,以举国之力进行重点研发。

但因为没有市场,这一切都扭曲了。

因为没有市场,苏联无法敏锐而公正的比较晶体管和电子管究竟哪一个更有前途,在后者死胡同里空耗了十几年。

因为没有市场,苏联生产了大量看起来赶上脚步,但实则毫无性价比可言、根本卖不出去的"山寨芯片",从而让苏联整个电子产业成为永远要靠国家输血、拨款维持的"巨婴"。

因为没有市场,因为无法与国际接轨,苏联的科研还搞了大量像"三进制计算机"这样看上去很美,实则根本是闭门造车的劳什子,连宝贵的输血,也平白浪费了。

这些种种的谬误,最终让苏联输掉了与美国的"芯片冷战",也同样输掉了其他技术上的比拼,最终沦入八十年代末那种别人的民用技术、甚至游戏机给你都怕"技术外泄"的窘境当中。

而我觉得,在"市场"的背后,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词——人。

是的,尊重市场的本质,其实就是尊重每个人的自由选择权,进而就是在尊重每个人:

当每个消费者是自由的,可以自由出入百货商店,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出于自己的本心(而不是某种大局规划)自由选择他们到底要笨重的电子管收音机还是小巧的晶体管收音机时,他们无意中也就替整个社会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

当"仙童八叛逆"这样的研究者是自由,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的实验室和研究方向,遇到权威的学术欺压,说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自信的能靠市场来养活自己时,他们也就自然的能够找到最合适自己发挥的研究方向,而不会在某个研发死胡同里每天憋着气做糊弄事的无用功。

当整个市场是自由的,新锐的、更高效更物美价廉的商品总能独占鳌头时,这个社会就会形成一种比苏联的规划强得多的"内驱力",迅速催熟一项技术。

而一个社会中的大多数人都能享有"免于贫困"的自由,能够自由的用双手换来富裕的生活,整个社会的经济、科技水平,会在这种"万类霜天竞自由"中不雕自镂、不扶自直。自己找到最迅速、正确的发展方向。

事实上,苏联与美国在芯片之战中所采取的不同思路,让我想起了米塞斯在《人的行为》一书中的那些话——

“利润的最终来源,是对未来的洞见。“

“想获得利润的人,必须不停的探索新的机会。他在追求利润时,要根据消费大众的需求调整生产。“

"市场经济独一无二的效率,要归功于它激励每个人竭尽全力服务于其同胞。“

"没有市场的地方,哪怕是立意最佳的指令,也不过是僵化的文字而已。“

是的,在整个美苏"芯片竞赛"中,苏联主动做了很多,却输了。美国主动做的很少,却赢了。这背后说来,其实也没什么秘诀。

老子曰"治大国如烹小鲜。"其实美苏这场电子产业之战也如是。

相信市场,相信每个人。尊重市场,更尊重每个人。

让一切顺其自然后,想赢其实就不难。

   0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中国终于把自己作成断子绝孙”
2 马斯克发布罕见帖文 短短一小时破百万浏览
3 胡锡进突然发文疾呼:文革不能翻案!下一秒
4 所有人都骗他 习对政治局发脾气
5 巩俐和替身合影几乎一模一样 谁能分清谁是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中国终于把自己作成断子绝孙”
2 北京这场大跃进,两三年后就要现出原形
3 67人的公司已抓14人!华为技术被偷,惊动公
4 “第一美女院长”的堕落史,奢靡荒唐
5 马斯克发布罕见帖文 短短一小时破百万浏览
6 政治局委员都报假料 中共进死胡同
7 胡锡进突然发文疾呼:文革不能翻案!下一秒
8 所有人都骗他 习对政治局发脾气
9 巩俐和替身合影几乎一模一样 谁能分清谁是
10 什么信号?习近平重新评价毛泽东
热门专题
1
台湾大选
6
李克强猝逝
11
台海风云
2
中美冷战
7
中国爆雷
12
战狼外交
3
以哈战争
8
李尚福出事
13
普里戈津
4
乌克兰战争
9
秦刚失踪
14
涿州水灾
5
万维专栏
10
火箭军悬案
15
润出中国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超级AI一定会首先出现在中国! 阿妞不牛
2 从拜登这一段话看将人工智能应 玉质
3 2023金秋故乡行(25)策克口岸 绿岛阳光
4 2023回国见闻之四 消失的外国 西顾
5 科罗拉多的判决正好让共和党换 karkar
6 关于房子与房地产之我见 赵大夫话室
7 1924年,日本情报人员拍摄的苏 弓长贝占郎
8 7009 血壮山河之枣宜会战 骚然 匝瑜
9 毛泽东究竟其人是什么 幸福剧团
10 纽约日记 白熊的博客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民主和基督教没有一毛钱关系 山货郎
2 李洪志要做掉虞超不难,难的是 金复新
3 川普被剥夺参选权,是三权分立 白草
4 耄的鬼魂让众生不得安宁,不寒 体育老师
5 科罗拉多的判决正好让共和党换 karkar
6 超级AI一定会首先出现在中国! 阿妞不牛
7 假如习近平此时死了会怎样? 山蛟龙
8 川普的那话真是纳粹言论吗? 特有理
9 以史为鉴,绝不能让纳粹主义在 爪四哥
10 中国的民主之路为什么非常难 牛鬼蛇神: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3.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