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史海钩沉 > 正文  
插队轶事
www.creaders.net | 2021-10-12 14:37:48  曾溪水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image.png

年逾花甲之后,思维渐显迟钝,不知不觉中忘记了许多;惟插队时的一些琐事,至今萦绕心头,难以忘怀。

杀威棒

插队第一天就挨了村治保主任的当头一棒,真他妈搓火!

知青宿舍离村口也就百十来米,中间仅隔了个小型牲口配种站和拖拉机站。宿舍是一长溜排子房(大队的主要副业是砖厂),房间纵向很窄,也就五六米的样子,却面对面地支搭起两排长约十五六米的超长大联铺,两铺相距顶多一米。可以想象:如果睡觉时,睡这边床铺的头朝里,对面床铺的头朝外;半夜某时头朝里的不管哪位,突然放了个有技术含量的响屁,还不把对面的一溜儿脑袋崩得晕头转向,“遗臭万年”?

这不是玩笑,知青中还真有这般“大仙”。一次,那个死胖子不知啥没吃对付,夜里惊天动地地放了个臭屁,对面睡得正香的洪革一骨碌爬了起来:“打雷啦?下雨了吗?‘’,他随即醒悟,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指着对面正撑着身子一脸坏笑的胖子大声喝斥:‘’卧槽,你放的是屁呀还是麻雷子?!你丫就不能含蓄点儿?一个臭屁都能这么‘豪放’!‘’

背包刚扔到床铺上,大家还没来得急商定谁在哪睡,就忽听到门口传来一声破了音的、扭曲的嘶喊声:全体——咳咳咳——知青集合!那声音像刚窜进了隔壁配种站的母驴。

知青们迅速站成两排,齐刷刷的五十六个秃小子。这数字颠倒一下,正好同母校六十五中吻合,或许也是天意。

“这位是大队治保主任。”办事员模样的村小伙儿用他稚嫩的声音介绍道。显然,刚才那破锣嗓音不是他发出的。

大家有点发蒙,一时搞不清治保主任来干嘛,总不会让专门负责抓阶级斗争的治保主任来管知青吧?事后证明,这种预感是正确的。半年后,陆陆续续约有三分之一多的知青成为“专政对象”,进了公社办的“强制劳动学习班”,受尽了屈辱和摧残!可他们才十六七岁呀,只因为吃不饱,干了点偷鸡摸狗的事,就被视为了“阶级敌人”!唉,那个鬼地方,借用当地人话:不善净。

治保主任双手叉腰,上身穿了一件国绿,下身被一条乌黑瓦亮的pg缎(家造)免裆裤包裹着两条罗圈腿;最骇人的是他那张加长版的驴脸,使劲往上扬着,像悬在离地不到一米六的一大坨驴粪被人按45°角狠铲了几铁锹,更显得斜长斜长的。如果有谁急着想去离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办事,最聪明的办法就是直接从他这张驴脸上爬过去,可以少走不少冤枉路。

说句公道话:就治保主任这独一无二的尊容而言,他的最佳职务应就任隔壁配种站站长,肯定生意兴隆,全村、甚至全公社的母驴,都得面朝配种站方向,高唱着“啊—嗯,啊—嗯” 的‘’母驴歌‘’奋勇狂奔,凡遇阻拦者必怒而踢之!

“请主管知青的史主任讲话。”大队办事员话音一落,知青们“劈劈啪啪”地鼓起掌来。

“少来这套流氓作风!”史主任恶狠狠地说 。瞬间,所有知青尴尬错愕的表情连同将要并拢的双掌蓦地僵住了 。怎么回事?难道鼓掌不是对你的尊重和基本礼貌吗?有人小声说:准是昨晚丫媳妇死活不给草料吃,才把这孙子憋出了一肚子邪火! 

“你们咋想的我知道!就跟你们敞开说吧,俺们村每人才八分地合不到一亩。要不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有指示,上级非要安排,俺们根本就不欢迎你们!” 他用挑衅的目光来回扫了几遍,驴脸一甩道:“还有你们不爱听的呢,是俺坚决要求只要男知青,不要女的,省得你们乱搞、瞎闹腾!” 

夜深了。宿舍里死气沉沉,大家愤懑,压抑,堵心!插队第一天就度日如年,而岁月慢慢,今后的日子可怎么熬啊?所有人都趴在床头,无论会不会都一口一口地狠嘬着烟卷,有人吸一口咳几声,然后继续猛抽。

宿舍里一片漆黑,只有两排烟头一闪一闪的,有点诡异。

“想起来真可笑”洪革有意无意地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今儿我看见村里一个老娘们,跳着脚冲他爷们喊:啊呸!只兴你婊子养的在外边勾三搭四,老娘跟别人开句玩笑都不中?俺奏这样啦,你奈鸡巴咋着咋着!”。不少知青被洪革那惟妙惟肖的平谷腔逗笑了,纷纷附和:“对,奈鸡巴咋着咋着!”宿舍气氛顿时舒缓了许多。

洪革趁热打铁:“唉?下午,我看见大家都趴在隔壁配种站的矮墙头上,干 嘛呢?” ‘’嘿,今儿算他妈开了眼啦!”胖子嘴崩着吐沫星子说:“这配种站里有匹法国纯种马,公的;那鬃毛又长又亮,那叫一个漂亮!不管谁打哪牵来的母驴也好,母马也好,只要向配种站付了费、来到洋马跟前,好家伙,那火热的场面……啧啧——啥叫激情四射?啥叫热情款待?这匹洋马就是‘标杆’ !‘’ 大家噗哧笑了。

别看这56名知青在校时特能折腾,有的还是小有名气的小“流氓”!平时张嘴“拍婆子”、闭嘴“砸圈子”的;其实,绝大部分人连女生的手都没拉过,百分之百的生瓜蛋子。然而,令人扼腕叹息的是:56名知青的人生第一堂性知识教育课,却是在配种站的矮墙头上完成的,真令人啼笑皆非!

防“四害”

知青宿舍里最讨人嫌的是“四害”:老鼠、蚊子、虱子、苍蝇,真他妈烦人!

夜里,经常能听到顶棚上“呼啦啦,呼啦啦”的一群群耗子跑过去,至少有一个加强连!更可恨的是没过片刻,又“呼啦啦,呼啦啦”地跑回来。卧槽,连他妈老鼠也开“运动会 ” 啊?!

老鼠还真拿知青当成了软柿子,根本不憷。那天中午吃过饭,胖子往枕头上一歪,很快就迷瞪着了,嘴角还挂着几颗米粒儿。一只耗子轻轻接近了胖子的脑袋。野驴没睡午觉,好奇地看它到底要干什么。只见那耗子用爪子迅速而又轻巧在胖子嘴角扒拉一下,然后停下来观察,见胖子依旧乐吧唧唧地张着大嘴,鼾声不断,胆子顿时壮了起来;连续重复几次动作,米粒已滚落到床上,它的尖嘴迅速舔光米粒后,麻利地撤离现场,钻入床下。野驴哈哈大笑,把胖子吵醒了。

“胖子,真有你的!刚才你请我看了一出‘耗子猪嘴夺食’的好戏 ”,野驴活灵活现地叙述了一遍,最后夸张道:“那耗子吃完米粒,看你丫没心没肺地张着大嘴,呼噜打得山响,就一调头 把屁股对准了你……要不是我这一笑,把它吓跑了,得,一泡耗子屎一准糊在你丫嗓子眼儿上!‘’

胖子咬牙切齿地蹿下床,一副找耗子死磕的架势。他先是两手撑地,眼睛往床下来回扫了几遍;然后一把抄起脸盆用短木棍儿支了起来,里面撒了点米粒,像小时候抓麻雀一样等老鼠上当。没过一会儿,几颗老鼠脑袋就从床下露了出来,其中有个胆大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只,渐渐地逼近脸盆,随后钻了进去。胖子猛地一拉系在支盆棍上的细绳,脸盆还真把老鼠扣在了里面。

从来没见到胖子这么敏捷过,他迅速把脸盆推到墙边,横向用力来回摇动。一时间,盆里的老鼠撞完东墙撞西墙,最后“吱吱”地叫了起来。感觉差不多了,胖子猛地把脸盆竖贴在墙上,狠狠晃动了几下后,把脸盆上端露出了一道缝儿,见老鼠丝毫没有“越狱‘’的冲动,便在迅速翻转脸盆的同时,随手又抓起另一个脸盆对扣在一起。

“看你丫往哪跑!”胖子恶狠狠地说完,便上下左右玩命‘’咣当‘’起来。“让你丫胆大包天!让你丫瞎了狗眼!啊呸,不对,是瞎了鼠眼!让你丫……”胖子足足“咣当”了有四五分钟才停了下来。他把两盆一打开,耗子“啪”地掉在地上,肚皮朝上,挣扎了半天想翻过身来,爪子刚沾地又摔回了原样儿。胖子见状立马豪情万丈地大笑道:“看你丫以后还敢招惹老子不?!” 

“对,你丫就是一只老硕鼠!还动不动冒充童蛋子儿呢?你丫连他妈鼠仔都鼓捣出好几窝啦!看你丫以后还装纯不?”野驴这一通儿挖苦,逗得大家大笑不止。

苍蝇、蚊子还好办,大家都有蚊帐,最可恨的是虱子,让人既膈应又无奈。

那天夜里,随着此起彼伏的挠痒声,洪革“腾”地坐了起来,几下就褪下内裤,用手电筒一照,只见松紧带的皱折处密密麻麻的一层虱子,不由得头皮一阵发麻!。他大声问道:“你们还真睡得着啊?” 其实,大家都被虱子咬得苦不堪言,哪能睡得踏实?“我看,咱们不如都把内裤脱了,先让虱子无处安营扎寨;明儿再把内裤暴晒一天,把虱子统统晒瘪了!”洪革提高了嗓门:“为了免遭虱子蹂躏,我建议:打今儿起,咱们干脆全都脱光了睡!” 知青们觉得洪革说得有理,纷纷表示赞同。只有野驴边脱边小声嘟哝“虱子没准也不傻,它要是往茅草堆里一钻躲了起来,你还有辙吗?总不能全拔光了吧?” 洪革“嘿嘿”笑道:“赶明儿我就去借把推子,先给你清除茅草,你要不嫌扎得慌,连胳肢窝的毛也给你丫推光了!‘’

第二天早晨,知青宿舍窗前出现颇为壮观的情景 :一长溜敞开的窗中 ,斜伸出一排玉米秆,顶端挑着带有星星点点的雄性荷尔蒙痕迹的内裤,在晨风和阳光的作用下,一阵阵地泛起细碎流动的银光。

直心眼

那天一大早,知青们扛着铁锹,晃晃悠悠地来到生产队“派活点”。队长一脸蔫坏地笑着一指胖子,“列个你干哈去啦?”(列个:昨天的意思)洪革赶紧跨前一步生怕胖子说漏嘴,自讨麻烦。“前儿个夜里,胖子一直窜稀,清早哪还爬得起来?在宿舍歇了。”“去去去,又没问你,让他自己说。”队长推开洪革,瞪着胖子说。

“我……我……”胖子脸憋得通红。“我啥我?快说,不说清楚算你旷工!”队长不耐烦了。“我……前天夜里……那个,让虱子咬得睡不着,天快亮了,才想起裤衩没洗,就洗了晾在窗外。没想到天阴了又下了点雨,裤衩没干,就……就……” “裤头没干就不出工啦?” “我……我……”胖子涨红的脸越埋越深。

“得得得,还是我替他说吧。”洪革瞪了胖子一眼,声色俱厉地小声说:你他妈这么快就把哥们出卖啦?回头再收拾你!然后把胖子扯到一边,“您不知道队长,胖子本来有两条裤衩,可有一条上面营养太多,就被老鼠叼进窝里当夜宵啃了!”几个女社员忍不住“噗哧”笑出了声。洪革没事人似的接着说:“胖子就剩下了一条裤衩,还湿巴啦唧没法穿。按说,光腚穿裤子也没啥,可是您看——”洪革把胖子身子扭过去,指着破裤子说,“两个大洞,还是个双眼皮儿!万一您前儿个心生慈念派个轻省活儿给他,让他去赶驴推碾子,那丫的还不转着圈儿的现眼!”队长也随大家一起“嘿嘿”地笑了,气随即消去了大半,“嗯——,别看胖子吃嘛嘛香,干嘛嘛不中;可该咋说咋说,胖子心眼儿还算实诚。” 

“您这回可看走眼了!” 洪革见队长不会再找胖子麻烦,便放心地笑道:“他不是心眼儿实,是心眼儿直,先天性粗直粗直的直心眼儿——趴在肛门能瞅见丫嗓子眼儿!” 众人哄然大笑。

爱出风头的野驴也趁机挖苦道:“胖子要是折进局子,狱友肯定利用丫的的特长派去望风,观察看守动静;如果给胖子上下两头再贴层透明玻璃纸啥的,卧槽,那就是一架活生生的流动望远镜啊!但是,必须让丫腚眼儿朝外,不然一旦没憋住放出一炮,全他妈得让丫熏晕过去!”大家早已笑弯了腰。

“各位各位,我嘴拙,又没学到啥文化;我今儿个是真的服了,心服口服!”胖子作揖求饶。洪革似笑非笑地说:“咦?不对吧?你说你没啥文化,可我咋见你在茅房解小手的时候,不也 ‘才华横溢’吗?!” 众人笑喷。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郑爽发文 痛骂中国政府腐败
2 辣妈洗澡“惨被女儿直播” 一看镜头三点全
3 哈佛专家:吃5种食物 提高大脑认知和记忆力
4 一步错 步步错 习近平下错的一盘棋
5 面相学解读习近平超惨面相 含意曝光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郑爽发文 痛骂中国政府腐败
2 她追随马云9年 身价百亿 择偶:不能打扰我
3 突发!沃尔玛宣布全球供应业务撤出中国迁往
4 媒体:中国高层释强烈信号 有人闻到实战味
5 朱迅公开央视主持人工资 网友看到数字不淡
6 专家分析,二十大前这些大佬危险了
7 重磅!又一个国家也要脱欧了?
8 警察局长抱怨:疯了!纽约惨况如“第三世界
9 发表对台讲话,习近平“没文化”又被石锤
10 辣妈洗澡“惨被女儿直播” 一看镜头三点全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毛泽东承认长津湖之战惨痛失败 文庙
2 长津湖之战,美军怎么说? 席琳
3 总统令揭长津湖之战和朝鲜战争 文庙
4 电影《长津湖》重挫中国军队士 苏渝游士
5 比长津湖更震撼的砥平里之战, 蒋大公子
6 可怜长津湖畔骨 信释
7 朝鲜战争脉络简史 阿妞不牛
8 一本被“下三路”耽误的好书, 今日之城
9 城管出殠万骨朽——《长津湖》 信释
10 【不攻自破 -- 毛泽东给宋时轮 歌哥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毛泽东承认长津湖之战惨痛失败 文庙
2 从右撇子的抵赖看一个典型犯罪 特有理
3 朝鲜战争脉络简史 阿妞不牛
4 总统令揭长津湖之战和朝鲜战争 文庙
5 冰雕连,沙雕连…… 一冰
6 没有那么复杂 长津湖之战很简 沈洛
7 从曹德旺的资本说开去 施化
8 川普健康出状况,恐无法再战20 体育老师
9 中南海终极决斗将鹿死谁手?! 一冰
10 长津湖之战,美军怎么说? 席琳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